影视行业现在最缺的是什么?不是资本,是优秀的影视公司掌门人
时间:2019-05-21 09:23 来源:转载 作者:消息
本文摘要:6月18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上海电影集团、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在上海举行,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猫眼娱乐CEO

6月18日,由每日经济新闻、上海电影集团、上海国际电影节组委会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在上海举行,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猫眼娱乐CEO郑志昊、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副总裁应旭珺、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围绕“新时代•中国影视高质量发展之路”为主题,进行了峰会第二场圆桌对话。

爱奇艺高级副总裁杨向华在对话上表示,人才稀缺是行业面临的问题之一。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随即补充称,最缺的人才是优秀的影视公司掌门人,这要引起高度的重视。

有关中美电影合作,慈文传媒董事长马中骏认为,中美电影合拍成功可能性比较小,没有话语权的合作是不对等的,没有对话的余地。而华人文化控股集团副总裁应旭珺则发表了不同观点,认为中美电影合作已比以前顺畅,原因一是随着中国市场的扩大,中方有更大话语权;二是IP本身如果能在世界市场上卖,好莱坞也愿意帮你做。

对于电影产业需要克服的矛盾,猫眼娱乐CEO郑志昊表示,票务补贴是阶段性有效的工具,但随着产业的完善,有效性越来越弱。任仲伦认为,票补对电影在三四线城市普及的过程中起了很大作用,但不要让票补成为不正常的手段,认为票价最低30块钱。

影视行业现在最缺的是什么?不是资本,是优秀的影视公司掌门人

以下为本场圆桌对话全文:

主持人:中国影视高质量发展离不开各个环节和层面的高质量的合作,首先问一下在坐各位,用一个词或者一句话,概括过去一年来行业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任仲伦:好像成熟了。

马中骏:冷热交替。

杨向华:看到新的一些机会。

郑志昊:过去一年本土化成长非常显著,我们看到TOP10其中7部是国产作品,中国电影的影视人对本土化的帮助是非常显著的,对于精品化的成长,头部效应突出的同时,头部效应和票房使一些优秀作品在互联网上快速传播,通过口碑效应一两天之内发散到网络里面,这样的精品作品使得精品致胜成为了关键。

电影产业促进法发布了有一些时日,随着规范化、专业化,整个产业取得了一些收获。同时,我们电影人能够看到的本土的挑战,能够看到用我们本土、自己的方式去解决这些挑战,走出我们中国电影、中国影视自己的道路。

应旭珺:我觉得过去一年最大的感受是观众口味的明显提高,从而带动了整个作品的供给端的发展。高票房的同时带来高投资,由此带来电影工业化更加精细化的可能性,第二个刚才讲的,在更大的投资,更工业化精细化的同时,本土出现了更加能打动观众的作品,另外中国电影向好莱坞方向发展也是一个变化。

主持人:互联网平台在影视行业的能量越来越大了,而你们为什么能够和爱奇艺谈这么甜蜜呢?

杨向华:第一个理由我们都是光头,互联网需要内容,我们有用户,有技术的平台,有商业变现的方式。而且马总是对新的市场新变化非常敏感的人,他第一个做网剧,做网络电影,这样一个影视人,和我们的观点也是相契合的。

马中骏:从我们自己成长的道路来说,曾经是纸质时代,然后是电视时代,现在又变成互联网时代,传播的工具不一样,内容也不一样了。传播、收看的这样的内容,需要的是最能让人喜欢,最能够直达人心的内容。其实无关户在哪个时代,这个是最重要的,这时候我们正好遇到互联网,我们和互联网拥抱,互联网以外可能也是一样的,这是我的观点。

主持人:还是追问马总一个问题,有甜蜜就有苦涩,您觉得如何克服矛盾,从而创造更好的内容。

马中骏:从中国的文化产业、文化内容来讲,对我们从业者来说这是幸福的时代,我们中国40年经济和其它方面的进步,一下子使得人家400百年走的路,我们40年内完成了,这个时候会出现很多的快乐是别人没有过的,同时很多的痛苦、错误也是别人没有犯过的,这个时候无论什么样的情况发生,快速的也好,痛苦的也好,我觉得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对于这样的一些错误,掸一掸还可以继续前行。

主持人:还是希望矛盾越来越少,好CP越来越多。您作为自身影视专家,怎么看影视公司和互联网平台这种相爱相杀的关系?

任仲伦:稀缺和壮大会影响这个行业的发展,有时候在某一个点上,纠错机制很快,发现整个董事会发生冲突的情况下,宁可把他的职务终止也不愿意拖到合同期结束。在全球大公司不会超过15个,它们不愿意把那么重要的决策和决策者的重要岗位,以成长性的慢慢培养的方式决定,而一定要迅速进入。美国的各大营业当中,这个人叫靠山人物,我一直觉得中国整个行业人才稀缺,这该引起高度重视。

另外到这个时期,我觉得相爱相杀,很难形成大的格局,而要相互依赖,这是路和车的关系,建了路想收费想有更多的车上路,然而低级车上路会翻车,会影响流速。我的经验当中,好的东西一般来讲不会卖的很好,或是大家很欢迎,甚至很多网站争取投资购买,反过来,求爷爷告奶奶,爷爷奶奶都不会同意。

应旭珺:我觉得挺赞同任总讲的,更多是相爱的关系,比较少是相杀的关系,竞品内容,头部内容找到买家,这个市场需要的是供和需的平衡点,从长期的发展来看,高价买精品内容也是存在的,放眼看美国的市场也是一样的,用最高的价格码做出最精品的内容,最终看制片公司做出来的质量。

郑志昊:补贴是阶段性的工具,而且补贴不仅仅是票务领域的行为,实际上是很普遍的、阶段性有效的工具,随着整个线上化和产业的进一步的完善,这个工具的有效性越来越弱了。为什么2015年以后,票务作为这个电影行业的促进工具,有效性弱,使用的玩家越来越少?个别是阶段性促进有效,在局部有一些作用,但是不是整体的核心动力,所以对票补这个环节大家一定要看好。

我其实挺认同任总的观点,今天的互联网对整个行业和行业来说并不是一个新生事物,我们经历过电视、互联网新媒体、移动互联网,未来有一天也有VR、AI,我们迎接新时代和科技的时候,让我们能够服务好我们的受众,能够找到我们的目标人群,这是很好的借力过程。

2015年以后观影人群主要来自于线上,通过不同的方式把更多的非观影人群转化成观影人群,这样的过程是一个相辅相助。猫眼希望成为影视人的贴心助手,我们做的每一个产业环节的创新,都希望帮助影视人取得更大的成功,让娱乐更简单,让好戏更精彩,让生活更美好,和在坐的创业者一起,能够有机会讲好中国故事,这样的一个心态,才能和伙伴一起去探索未来。

主持人:华人文化在操盘这个项目的时候,你们怎么把控投资风险,怎么做到高质量的合拍片呢?